联系我们:400-699-7071

配音“一姐”季冠霖:喜欢就值得

2017年07月02日

来源:大嗓门编辑整理

标签:配音员 配音网站

浏览(144)

我要评论(0)

 提起“季冠霖”这个名字,很多人一定觉得陌生,可如果提起《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赤壁》里的“小乔”、《阿凡达》里的“奈蒂莉”、《甄嬛传》里的“甄嬛”……你还会觉得陌生吗?季冠霖,就是这些角色的配音演员。

 
对于配音演员来说,这个工作的特殊之处就在于:离名、利最近,但却和名、利完全沾不上边——配音演员的报酬只有几百块一集,而不给配音演员署名也是这个行业不成文的规矩。
那么又是什么,支持着许多人在这个行业默默无闻一干就是几十年?季冠霖说:“就是喜欢,喜欢就值得——”
 
配音工作就像是裁缝
季冠霖的声音很好,她大学读的是播音主持专业,想着将来可以做个主持人。毕业之后,她跟随男友来到北京,四处奔波,想找份主持人的工作。可奔波了大半年,她的要求一降再降,从“电视节目主持人”到“电台节目主持人”再到“商场播音员”,却仍没找到肯收留她的地方。有一次,她去一家电台应聘,负责面试的老师看她很急于找到一份工作,就对她说:“主持人这一行竞争太激烈了,我们几年也不招一个新人,你的声音可塑性非常好,可以试试当配音演员。”说完,老师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她从电台出来之后就打了那个电话,结果电话里的人对她说:“你现在在哪儿?如果方便就过来试试吧!我这儿正缺人呢!”季冠霖回忆这一段时说:“人真是很奇怪,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去争,而越是容易得到的又越是怀疑。当时我在电话里听见那人说他们那里正缺人,就想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工作,差点儿没去!不过,幸亏我后来还是去了!”季冠霖说她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如果当时没去,她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真正适合她的工作是什么。她说:“人生的路很漫长,但关键的,也就只有几步!”
对于季冠霖来说,她人生最关键的一步,就是那天下午,去见了那位姓周的老师,平生第一次为译制片里的一位女杀手配音。只配了一小段,老师就对她说:“你声音好,有灵性,是干这行的料儿!”她自己也觉得挺好玩的,最后就主动问老师:“我明天还来吗?”老师回答得很痛快:“来啊!好不容易挖到你这么个宝贝,你不来我也不答应啊!”
开始干配音后,季冠霖遇到的最大难题是磨不开面子,觉得一个人对着话筒哭啊喊啊歇斯底里啊,特别不好意思。平时我们说话,有时候为了配合情绪的抒发,不自觉地就会做些小动作,比如跺脚啊拍桌子啊什么的,可一旦进到录音棚里,除了说台词的声音,是不能有任何其他声音的。也就是说,台词里表达的情绪要饱满、到位,只能凭借声音去实现,而不能辅助以动作。这对于季冠霖来说太别扭了,她刚开始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比如配到发怒的台词时她就会跺脚,配到伤心的台词时她又忍不住吸鼻子……
为了训练自己仅用声音来表达出台词里包含的丰富而复杂的情绪,她想出了一个办法——锁上房间的门,把自己的手和脚都用绳子绑起来,把要配的电视剧放进影碟机,然后把电视的音量关掉,看着台词本,一遍遍跟着电视配,细细琢磨人物的内心、性格和情感。她经常这样一练就是四五个小时,直到四肢发麻,嘴唇脱皮。当然,她的辛苦也得到了回报,很快,她就可以随时随地根据台词的需要改变自己的声音。比如,前一分钟她还在笑,但后一分钟她就能为哭戏配音,中间根本不需要情绪的酝酿和铺垫。她说:“真正的职业配音演员是不需要投入感情的,我们是运用声音,而不是运用感情,去表达台词想要表达的效果。”
一个好的配音演员,有时候能够弥补或修正演员表演上的缺憾。季冠霖将配音演员的工作比作裁缝:“在录音室里,我们要按照导演的要求为声音赋予表情,如果演员表演到位,配音演员工作起来会很顺,有时还能锦上添花;如果演员表演与导演要求有差距,需要靠配音演员给出超越表演本身的感觉,这时候配音演员的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比如,在画面里某个演员表演方式很淡定,面部表情不太丰富,但导演需要角色的感觉是夸张的,这时候,配音演员既要让角色夸张起来,又要把握好度,否则声音、表情两张皮,观众看了会很不舒服。”
配音演员没有权利自己选择角色,如果被安排在不适合自己的角色上或者演员表演本身就有问题的情况下,配音演员会感觉很难受,但也要尽力克服困难。季冠霖说:“对于一个裁缝来说,别人给你3000块钱一尺的好料子,你做起来很舒服,当别人拿来糟糕的料子,你也得缝,这就是你的工作,因为人家付你的就是裁缝的钱,你没权利挑料子的好坏。”也因为这样,遇到好戏、好演员是最令配音演员高兴的事情。让季冠霖念念不忘的是给最近热播的电视剧《甄嬛传》里孙俪扮演的“甄嬛”配音,季冠霖说整个过程都觉得特别幸福,一是孙俪演得好,二是导演郑晓龙要求很精细,给配音演员留了足够的创作时间——状态好的时候就多录一点,状态不好就休息,十几天录下来,虽然累,可也痛快。
“一姐”的由来
和演员一样,从默默无闻到一举成名,也许只是一部戏而已。季冠霖职业生涯的一个重大转折,是为电视剧《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配音。当时大约有十几位配音演员来竞争这个角色,名不见经传的季冠霖并不占优势,但她事先做足了功课,为不识人间烟火的“小龙女”设计了一种清澈、轻柔的声音,这种声音配上演员刘亦菲清纯甜美的形象,简直天衣无缝,导演一听就当场拍板:“就是你了!”成功完成“小龙女”的配音工作之后,季冠霖笑称自己一下子从三线跃居到一线,她有了更多和知名导演合作的机会,她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热播电视剧和院线大片之中。
季冠霖最为人称道的是她声音的可塑性,无论是沉稳的还是活泼的,清纯的还是性感的,哀怨的还是洒脱的,她都能准确到位地完成角色的声音塑造。有一次,季冠霖回天津陪父母过年,当时电视里正在播放电影《叶问》,季冠霖就对妈妈说:“这里面有个角色是我配的音。”妈妈一听是自己闺女的作品,连忙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不放过电影中任何一个角色说话的声音。可是,一直听到最后,母亲愣是没听出来哪个角色是自己闺女配的音。最有意思的是,2009年,季冠霖为电视剧《倚天屠龙记》中安以轩饰演的“赵敏”配音,在同一电视剧中扮演“周芷若”的演员刘竞听了她的配音之后,非常欣赏,也力邀她为自己配音。于是,季冠霖就在同一部电视剧中,为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主角配音。这相当于在表演中一人分饰两角,表演可以通过服装、化妆、表情等辅助手段来实现,而配音完全依赖于自己声音的塑造,难度可想而知,但季冠霖还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所有看过这部电视剧的观众,都没有听出这两个人物的声音其实是来自同一个人。这件事让她在业内名声大振,此后,范冰冰、林志玲、孙俪等国内的一线影星都点名让她配音。
配音演员在日本被称为“声优”,他们有专门的公司包装、打理,很多人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了偶像明星,但在我国,配音被视为夕阳产业,很多业内人士对于配音演员的认知还停留在过去译制片那种很夸张、做作的配音上,认为这种配音方式和如今演员日益生活化的表演搭配起来很不协调,这种丧失时代感的配音终将被淘汰。也因此,一些导演会反复强调宁可找不知名的演员也不要找专业的配音演员来配音。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人推荐季冠霖:“让这个女孩试一试,她的配音很特别。”而每一次,季冠霖都会让导演感到惊奇:“咦?你们现在也能配到这种很自然很生活的感觉了吗?”也会让导演改变自己最初的想法:“看来以后可以多考虑用配音演员。”因为季冠霖总是“危难之处显身手”,她因此被制片方尊称为“一姐”,凡是遇到要求特别高的导演,都会请季冠霖“出山”。
对这个称呼,季冠霖有些不好意思,她说:“其实没那么玄乎,就是关起门来花工夫,打个比方来说,配角色在吃饭的戏,就要感受到这个食物在嘴里的那种滋味和触感,要配出那种活色生香的感觉来,而不是干巴巴地对口型说台词。”不过最让她有成就感的是,她改变了很多导演对配音演员的偏见:“每次合作之后,他们夸我的时候,我总是很骄傲地告诉他们,现在我的同行都能达到这个水准!”
 
这辈子就干配音演员了
季冠霖常感叹命运的奇妙——当初,她最大的梦想是能成为一名主持人,却阴差阳错成了一名配音演员,如今,却又有很多机会找上门来,请她去当主持人,甚至请她走到台前当演员,但是,她自己却不愿意了。她说:“没办法,我已经爱上了这一行,在这一行里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乐趣。主持人或者演员,别人也可以去做,甚至做得比我好,但是在配音这一行里,我相信我是不可替代的!”
关于工作带给自己的乐趣,季冠霖可以说出很多,比如自由,哪怕是不洗脸不刷牙不梳头穿着夹趾拖鞋,一样可以完成工作。又比如她经常玩恶作剧,给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她会模仿各种人的声音,快递啊警察啊中介啊,把朋友骗得团团转……有一次,季冠霖在餐厅吃饭,邻桌的一个小孩子哭闹不止,年轻的妈妈在一旁束手无策,季冠霖就走过去和那个小孩说话,一会儿用“喜羊羊”的声音,一会儿用“灰太狼”的声音,很快就把那个小孩逗笑了,后来硬是不让季冠霖离开,要和她回家……季冠霖开玩笑说:“我是‘顽童终结者’,再怎样顽劣的孩子,到我这里,都会变得服服帖帖。”
任何一种工作,除了能带给人乐趣,自然也能带给人烦恼。配音对于季冠霖也是如此。比如,她有支气管炎,每次犯病的时候,都要强忍着咳嗽完成配音工作;比如,工作时间不规律,熬夜是家常便饭,能够晚上12点结束工作算是早的,通常都要到凌晨两三点,甚至要熬到早上。她说:“干这个工作之后,我的‘黑眼圈’就没消失过,试了很多化妆品也不管用。”还有,这个工作,挣得远不像外人想的那么多,一集电视剧,演员可以拿到几十万元,但配音演员只能拿到几百块钱,就是这几百块钱,有时候也无法保证能拿到手。季冠霖讲了一位同行的遭遇:一位同行给一位大腕演员配音,说好250块一集,可最后拿到这个报酬的时候,却发现是按150块一集付的。同行就去找大腕演员讨要,结果被大腕演员指着鼻子大骂:“你凭什么值250?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同行虽然气愤,但因为当初没有签合同,最后只能吃哑巴亏。此事在配音圈传开后激起公愤,大家约定,以后凡是这位演员扮演的角色,一律不给配音!
但是这些,都不是让季冠霖最感到困扰的,她觉得最受不了的是至今为止,不给配音演员署名似乎成了不成文的规矩,“现在电影片尾的主创名单上连‘茶水’都打名字了,却不给配音演员署名,这无论从哪方面讲都说不过去。”她说配音演员常常扮演背黑锅的角色,一部电影、一个角色,受到观众的欢迎,他们绝口不提配音演员的功劳,如果一个演员挨骂,他们就会把责任推到配音演员身上,说是配音没配好。现在的季冠霖,在每接到一项配音任务之前,都会在合同里明明白白写上“必须署名”这一条,她说:“这不是争名夺利,这是对一项工作最起码的尊重,同时,我署上自己的名字,也表明我要对我的创作负责。”
每一次,由自己参与配音的电影上映的时候,季冠霖都会自己买票走进电影院,坐在观众中间,听到自己的声音响彻在安静的影院,听到观众跟随着演员的表演和自己的声音或唏嘘或欢笑的时候,她都会感到难以言喻的幸福,感到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她说:“也许,很多人一生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位置,而我,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找到了最适合自己最能发挥自己能量和价值的位置,我一定会干好这个工作。”
 
所有图文、音视频仅供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除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标明作者及出处,如有侵权烦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谢谢。
声明
本平台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均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内容仅供参阅,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还没有评论哦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699-7071 Copyright © 2013 重庆大嗓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市渝中区上大田湾77号  渝ICP备12007006号  点击联系我们